尖峰岭哨所:他们这样敬国旗

10月17日下午,我们一行驱车前往防城区边境重镇峒中镇尖峰岭国防民兵哨所。一路山风飒飒,草绿树翠,风景独好。停好车,还未走入哨所,远远地就看见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听到哨兵们训练的口号声。

走进哨所,墙上“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12个大字映入眼帘,哨兵们正在飘着国旗的营地场地上训练……

对国旗的敬在心里传承

陆兰军,尖峰岭哨所哨长,今年53岁,古铜色的肤色配上一身迷彩服,让他显得更加精神抖擞。2012年以来,陆兰军作为国防哨所民兵,5次获得全国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爱国固边英模等荣誉,先后受到胡锦涛、习近平两任总书记的亲切接见。

陆兰军是峒中镇尚义村人,他从小生长在边境线上。他介绍,从记事至今,村里每家每户都有挂国旗、爱国旗守边护边的优良传统。

“我是尖峰岭哨所第三任哨长,第一任哨长是我的父亲陆芝芳,第二任哨长是我的二哥陆兰庭。”陆兰军说,“尖峰岭哨所设立以来,每周一早上7点准时升国旗,这是哨所最庄严肃穆的事,而且一代代传承下来。”

“国旗代表国家,每个中国人,都要爱旗爱国。”陆兰军说,“以前啊,我们自家挂的国旗都是自己购买的,虽然每面国旗不够大,但是体现了边境人民深深的爱国情怀。”

对国旗的敬在心里根植

“国旗是一个国家的象征,让国旗在边境线上永远飘扬,是每个哨兵的心愿。”陆兰军目光坚定地说,“国旗不是用来看的,是用心来记的!”

1996年,陆兰军接任二哥陆兰庭成为尖峰岭国防民兵哨所哨长,至今23年。陆兰军介绍,刚到哨所时,所里只有一面很旧的国旗,不但褪了色,而且还残缺破损,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换一面新国旗。但是,当时的峒中镇很难买到国旗,需要到防城区城区才能买到,而当时的交通非常不便利。

没有一面好的国旗怎么办?陆兰军说:“想来想去,想到了一个办法,我找来了一块红布,又找来了黄色的油漆,按着比例裁剪缝制,自己将五颗星星画上去,一面新国旗就制作好了。”

那时哨所的条件比较艰苦,国旗基本是自制的,旗杆更是没有,陆兰军便自己砍了棵树做成了旗杆。没有设备播放国歌,陆兰军就带领哨兵唱国歌,把国旗升起来,雷打不动,风雨不改。

“遇到台风、暴风雨,我们第一件事是赶紧把国旗收回来。”陆兰军说,哨所里的每一个哨兵发现国旗有损坏,都是自己用针线缝补好,脏了就及时清洗干净。

对国旗的敬在心里坚守

据记载,40年来,尚义村民兵、村民到哨所当哨兵的就有300多人。这些出自当地村民的哨兵,谈起戍边爱国,脸上都挂满了自豪,有着说不完的故事。

“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一名军人。”李如峰说,“我爸李伟也在这里当过哨兵。”18岁的李如峰,刚来哨所4个月。他之前曾去广东打工,虽然见过大城市的繁华,但是他还是选择回家乡报名当哨兵,并通过了严格的考核程序。

李如峰还记得4个月前到尖峰岭哨所报到时的情景。“刚走进哨所,看到飘扬在营房上空的五星红旗和整洁的营房,有成为一名军人的自豪。”他说。

当哨兵,除了日常训练,还要巡界碑。李如峰第一次参与巡界碑,就走了五六十公里。“我从来没走过这么远的山路,回到哨所,累到坐下就睡着了。”李如峰说,巡界碑被蚊叮蛇咬、风吹雨淋日晒、跌倒摔伤是常事,又险又累,收入又低,没有一颗爱国心,很难坚持下去。

今年30岁的项光生,是一位有着13年兵龄的老兵。他因为喜欢这身迷彩服,一直坚守在哨所,如今是哨所的一名升旗手。项光生说:“我是一名共产党员,为祖国守护好边疆,就是对党忠诚,保护好国旗,就是爱国。”

吒祖村:他们这样爱国旗

一面国旗,两面国旗,三面国旗……

边境线上的东兴市吒祖村,村民自家的楼房上,五星红旗高高飘扬。

吒祖村是远近闻名的“国旗村”,沿滨海公路村庄建房的村民们在自家楼房上升国旗已有10多年的历史。从滨海公路去东兴途经吒祖村,都会被房顶上飘扬的五星红旗吸引。

2015年,王国恒新建的三层小洋楼就坐落在公路边。凭借得天独厚的位置,他在家经营一个小卖部。小卖部是一家四口的主要经济来源。因为王国恒为人热情,村里人都愿意来他店里喝杯茶聊聊天。

“最近,香港一些暴力分子侮辱国旗,太丧心病狂了!国旗是国家的象征,我们是在中国共产党带领下发家致富的,饮水要不忘挖井人!”王国恒的语调不自觉地激动起来,“我当年建房子的时候,就在房顶最中间的位置做了旗杆,因为有家的地方就要有国旗!”

李宗源7岁,他家的房子也建在吒祖村,每天上自家楼顶看护国旗是他最积极做的事情。“这是我们家刚换的新旗!”他一边拧着旗杆上的螺丝一边骄傲地说。李宗源的爷爷李世强是一家之主,更换新旗和升旗是爷爷才能做的事情。在小宗源眼里,换旗和升旗是一家人特别神圣的大事。在家里,小宗源每天的任务是检查旗杆是不是牢固,国旗有没有破损。前不久,台风过境后,之前那面国旗旧损了,新国旗是小宗源拉着爷爷去村委会领回换上去的。

村委会主任王家伟介绍,吒祖村聚居汉、京、瑶、壮等多个民族,村民多从事农林渔业。由于距离南海较近,部分村民常年从事海上捕捞,在渔排上升起五星红旗是他们最骄傲和肃穆的事情。“在海上,其他国家的人看到我们挂在船上的国旗,都会对我们礼让几分。”王家伟说,“我们背后是强大的中国,别人才不敢随便欺负。”

“吒祖小学有100多名学生,自学校创办以来,每周星期一组织升国旗是学校的传统。”校长王其军说,学校重视爱国主义教育,升国旗是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活动。

吒祖村委会不但每年向村民发放近千面国旗,而且帮助村民们修旗杆、升国旗成为每个村干部的日常工作之一。村团支书王家滨是村里最年轻的干部,他的车里总是备有几面国旗。“在村里办事情,看到谁家的国旗旧了、破损了就随时帮他们更换新旗。”王家滨说,“国旗是国家的象征,我们村的村民们都很爱护国旗,要让鲜艳的五星红旗永远飘扬在村子的上空。”

王卓婷是王国恒的大女儿,暑假回去就要读大二了。“爱国旗、爱国家、拥护中国共产党,从小老爸就这样教育我们。”王卓婷说,“老爸常说之前的日子太苦了,是国家强大了我们的生活才越来越好的。我读大学前,我老爸就嘱咐我,上了大学一定要积极入党。我在班里第一个向党组织递交入党申请书,下学期会公布入党积极分子名单,真是又紧张又期待!”

吒祖村热爱鲜艳的五星红旗,热爱中国共产党,家家户户房顶上飘扬的美丽红,浸染在吒祖村一代又一代人的血脉里。

边境学校师生:他们这样赞国旗

起来!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

9月2日9时许,边境线上的防城区江山镇白龙小学校园操场上,200多名师生队列整齐,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师生们注视国旗,神情肃穆,上好开学第一课。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是五星红旗,为左上角镶有五颗黄色五角星的红色旗帜,旗帜图案中的四颗小五角星围绕在一颗大五角星右侧呈半环形。红色的旗面象征革命,五颗五角星及其相互联系象征着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人民的团结……”尽管把五星红旗的象征意义讲了无数次,但校长胡业创还是生怕自己的讲述中有漏缺。

为把爱国情怀根植进师生的灵魂,该校每周一第一节课都要举行升国旗、唱国歌仪式,升旗手、护旗手均由学校指派学生担任。“学校让我们轮流升国旗,人人有机会,这个做法好。”六年级的刘夏羽说,“国旗是国家的象征,每次升国旗,心情非常激动和自豪。”

白龙小学地处白龙古炮台中心区域的“白龙台”。 自鸦片战争爆发后,中国闭关自守的大门被打开,西方列强从“白龙台”不断入侵,硝烟弥漫,坚强的中华儿女在这里用鲜血抵御外侮。为了深化爱国主义教育,白龙小学每年都要举办“爱我海疆”系列活动,把爱国主义教育课堂搬到古炮台,教育广大师生不忘国耻,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发奋读书。

“爱国主义教育是一项长期的系统性工程,从小教育和长大再教育、长期教育和短期教育效果不一样。”胡业创说,如果学生不爱国、爱党、爱人民、爱家乡,哪怕他学习再好,也是一个不受社会欢迎的人。

防城区坤闵小学是离越南最近的一所小学,学校开学的第一课与白龙小学一样。“升国旗后,老师给学生讲解如何尊敬国旗,讲述先烈们抛头颅、洒鲜血打垮黑暗的旧社会,建立光明的新中国的革命壮举故事,讲解放军为保卫祖国边疆,浴血奋战的英雄故事……”校长阮文纳说。

该校还经常组织学生开展爱民固边活动,每月带领学生到1319号界碑现场,开展“爱国家、护界碑”活动。他们擦拭界碑,为界碑序号填充红色。一举一动,潜移默化,教育效果显著。

位于边境线上的防城区峒中镇那棒小学,与越南一水之隔,由一、二两个年级合成一个复式班,共有1名老师14名学生。

“学校小,学生少,但学校每周一的升旗仪式不能少,步骤不能少。”老师李崇辉说,“开学第一课就是升旗,在国旗下告诉学生们,我们为什么要升国旗、奏国歌,做一名合格的中国公民,我们就要尊敬国旗、国徽,会唱国歌。”

除了在日常教学中教育学生国旗、国歌的意义,节假日,李崇辉还会带着学生到离校最近的围胆哨所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活动,让学生切身地感受哨兵保家卫国的忠诚与担当。

东兴市竹山小学的地理位置更加特殊,学校紧邻中国大陆最南端海岸线的零起点,紧靠广西沿边公路的零起点。该校除上好开学升国旗第一课,还因地制宜用好两个“零起点”,开展各种爱国主义教育活动。

“在边就要守好边,守边就是守国,有国才有家。”校长黄发强说,沿边公路的建设,体现了中央对边境人民的厚爱,我们经常教育学生尊敬国旗,不忘共产党的恩情,要感恩新中国。

骆文芳:43年风雨无阻升国旗

年近古稀的骆文芳,身体硬朗,是个碰上枕头就很快打呼噜的人。但是,最近几个月他失眠了。

“想到香港暴徒践踏五星红旗的场面,就气愤,就睡不着,瘦了20多斤!”骆文芳指着自己的身段,都瘦成“标准身材”了。“我要是能到香港,要好好地问问他们的祖宗到底是谁?香港到底是谁的香港?”

骆文芳今年67岁,是边境线上的东兴江平镇氵万尾村国旗一组人,爱国旗爱到了骨子里。

“70年代,老骆就自己买国旗、升国旗。在他眼里,国旗就是他的命,谁不尊重国旗,他就会跟谁急。”最了解骆文芳的村民苏春芳语气严肃。

骆文芳与五星红旗结缘,还得从京族三岛围海造田说起。

1969年到1970年,为了改善交通,增加耕地,京族三岛开始围海造田。为了加油鼓劲,参与工程的20多个生产队都按照要求在工地升起了国旗,而且是一字排开,蔚为壮观。

“上工地,下工地,我都不由自主地走到鲜艳的国旗面前,停下来看看。看一次,心情就激动一次,好神圣啊!” 骆文芳记忆犹新。

1977年,骆文芳挖鱼塘,突然想起了围海造田工地上升国旗的壮观场面。于是,怦然心动的他,便丢下手中的铁铲,急匆匆地步行10多里路,到江平新华书店买回了一面国旗。

“当时的旗杆很简单,砍了一根竹子,插在鱼塘旁边,把国旗升起来。”骆文芳说,“鱼塘边升国旗后,干活更有劲了。”

那个年代经济困难,做什么都缺钱。“骆文芳总是想尽办法,这里挤一点,那里抠一点,就是少吃少穿,也要把买国旗的钱凑足了。”苏春芳说。

当时,买到国旗也是一件不易的事。为了保证国旗能够及时更新,骆文芳“走后门”托人找江平新华书店的职工,悄悄给自己留一面。

“改革开放后,尤其是90年代,买国旗容易多了。自己不买,就叫在广东做生意的儿子买。再后来,党委、政府鼓励我们挂国旗,定期免费提供国旗。”骆文芳说。

1980年,骆文芳的鱼塘挖好后,到鱼塘的时间相对少一些,他便把升在鱼塘边上的国旗移动到家门口。

“你的房子这么破,你升什么国旗?你又不是单位人,不能升国旗。”当年,一个村民路过骆文芳家门口,看见他在升国旗,毫不客气地提出了批评。

骆文芳说:“当时,我听了他的话,还真的把国旗降了下来。过了几天,想想不对,房子破,就不能升国旗?没有道理呀!后来,我又悄悄地把国旗升了上去。”

1993年的一天,一名村民见骆文芳正在升国旗,大声喊叫:“喂!骆文芳,你懂不懂,私人不能升国旗,快点降下来,不然的话,我去告你!”

性格执拗的骆文芳很不服气,一口气跑到江平派出所,咨询执勤民警。“爱国旗,升国旗,都是爱国行为。只要是爱国,谁都可以挂国旗、升国旗。”民警的回答,让骆文芳吃了定心丸。

骆文芳的妻子陈瑞福善良贤惠,平日也很支持他升国旗,但有时也会吃升国旗的“醋”。

“‘韦帕’台风,老骆在鱼塘做工,回不了家。他打电话来,不是关心我和家人的安全,而是要我们先把国旗降下来放好,叫儿子一定要加固旗杆,不能给台风吹断了。”陈瑞福笑着说。

采访时,骆文芳不忘穿插讲先烈江姐面对严刑拷打不变节、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等红色故事,反复提出,年轻人要懂得感恩,要用心爱国。

骆文芳说,国旗就代表国家,没有国家,哪有小家。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没有新中国,那些列强就还在欺侮我们。现在生活好,是因为国家富强了。

“国旗一组48户人家,都建有升旗台和不锈钢旗杆,家家户户升国旗。”骆文芳说着突然起身,到房间拿出一个袋子,捧出一大叠折叠得整整齐齐的旧国旗。

“这是近20年来,换下来的60多面旧国旗,舍不得扔,保存下来,做个纪念。”骆文芳捧着国旗,激动地说,五星红旗是无数先烈用鲜血染红的,要永远尊重。

东兴“国旗街”:他们这样护国旗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嘹亮……

今年2月底,10多名来自东北的中年游客从越南旅游经东兴口岸归国。当他们踏上友谊桥,看到口岸大楼上飘扬的五星红旗时,激情相拥,齐声高歌。唱毕,他们又激动高呼:“祖国,我们回来了!”

尽管在越南旅游只有四五天,但他们就像久久未归的游子,看见了五星红旗,就像看到了慈祥的母亲,投进了温暖的怀抱,尽情享受“家”的味道。

东兴口岸的“国旗街”,实为新华路。早在20多年前,许多因口岸经济而富裕起来的临街商铺老板,为表达对祖国的敬意,自发在商铺前挂起五星红旗。久而久之,“国旗街”便成了新华路另外一个美丽的名字。

林秀琼来自广东,现在口岸万众国际批发市场1065号铺面经营越南小商品。2008年前,她只身在越南打拼了10年。出国更爱国,她体会最深。

“在国外,看见同胞的身影,或听见中国音,一股暖流瞬间热遍全身,总是想多看几眼、多听几句,那个亲切感,终生难忘。”林秀琼说着说着,眼眶有些湿润。

林秀琼的儿子李金财曾在越南河内留学两年,现在在东兴市融媒体中心工作。在国外思念祖国的滋味,他感同身受。他说,在国外,无论是从电视上,还是在其他场合,听到国歌、看到国旗,就立马有回国的冲动。

今年1月,中国游客组团自驾旅游越南,李金财是随行记者。他说:“在越南经商的中国同胞,看见车顶上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时,自发夹道欢呼,有的人甚至流下了激动的眼泪。那个场面,刻骨铭心呀!”

黎氏凤来自越南,是李金财的妻子,曾在广西民族大学留学。她说:“一走进‘国旗街’,看见满街五星红旗,十分壮观。立马有被暖暖的中国情包围的感觉,感染力非常强。”

李金财家的铺面虽不临街,但他也想尽办法为“国旗街”增光添彩,也想成为一名光荣的护旗手。他说:“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庆之前,装修一下铺面,把鲜艳的五星红旗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张贴到铺面各个显眼的地方。商业味不浓,爱国情很浓,值得!”

在“国旗街”经营的黄兴诗来自海南的归侨家庭,很小随着经商的父母来到口岸,真正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年轻人。她说:“每天进出铺面,看见国旗就有力量,自豪感就油然而生。挂国旗不仅是对祖国的敬爱,而且还会鼓励我们诚信经商,为国争光。”

“国旗街”不仅教育鼓舞着东兴市的市民,还正面深刻影响着到东兴旅游的广大游客。

8月31日中午,来自南宁的游客施荣步和李丽夫妇,看见“国旗街”满街飘扬的五星红旗,激动地说:“在祖国的边境线上,看到国旗红艳艳的壮观场面,作为中国人感到无比自豪!”

这对夫妇每年都会到东兴旅游一两次。他们说,每来一次就接受教育一次,就真正感动一次。

东兴口岸“国旗街”那抹亮丽的红,就像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在东兴整座城市扩散,很多市民、商铺老板不但自发在自家门口挂起国旗,而且每个市民自动护旗,保持国旗干净美丽,让鲜红的国旗红遍了东兴这座美丽的边城。

如今,东兴市城区“国旗街”已发展到7条,涵盖城区所有主干道,累计总长度达26公里。2017年,东兴市北投国际旅游集散中心还建起了国旗台,组建了国旗护卫队。

“从口岸‘国旗街’到东兴高速公路收费站,放眼望去,处处可见鲜艳的五星红旗。这道风景线既独特又亮丽。”来自广东湛江的小梁由衷地点赞。